四川省委宣傳部   四川省文明辦  主辦
中國文明網  |   未成年人網  |   四川地方文明網站群  |   天府文明論壇  |   投稿  |  熱線電話:028-86980191
成都聾啞騎手的一天:手機里一張截圖是他的“冠軍勛章”
2019-12-05 10:18:00 成都商報
分享到手機

 

杜杰送外賣

  他,是一位聾啞騎手

  在成都

  他,有了自己的“小驕傲”

  他,也有了自己的“小目標”

  從湖北獨自一人來到成都,聾啞小伙杜杰說自己“喜歡冒險”。送外賣對他來說容易,也不容易——每次顧客來電都是考驗。但站里同事幫他解決了這個問題。杜杰介紹,自己很喜歡這個工作,“自由,掙得多?!彼謾C里還保存著一張前幾天送單量第一的排名截圖。

  12月3日是“國際殘疾人日”,這一天,因為采訪,他的單量受到影響?!皼]事?!彼f自己很激動,要和家人分享。

  9:30 晨會

  “這個工作自由,掙得多”

  杜杰一天的工作,上午10點就開始了。在工作正式開始前半小時,有個晨會,站點負責人陳萬毅按例會給快遞員說一下安全事項?!肮疽幎ū仨毴??!倍沤軐懙?。和大家說完之后,陳萬毅會在手機上和杜杰短暫溝通。

  晨會后,杜杰跟著大家一起,開始給外賣箱做消毒。送外賣對他來說并不陌生,來成都之前,他在武漢就送過半年,因而在站點的培訓,他只用了三四天就熟悉了。

  為什么會想到做外賣配送員?杜杰說,自己在學校學過汽車美容、維修,“但汽修廠沒要我”;他也去過電子廠,“工資太低了?!痹谒磥?,這里包飯,做外賣配送員也自由,而且掙得多。一個月能掙多少?他大笑著沒有直接說,“好幾千塊錢?!?/font>

  11點 回站

  送外賣,“我當過第一名”

  中午11點過,剛剛送完了一單外賣的杜杰回到了站點。一般來講,平均一天杜杰能送出30單左右,他翻出一張自己特意留下的截圖,展示給記者,做出“1”的手勢:那天他跑了46單,是站點50多個騎手里的第一名,“前兩天的事?!彼谑謾C上“噼里啪啦”快速地打出幾個字。小時候因為發燒,杜杰成了聾啞人,“因而我經常打字?!?/font>

  短暫停歇后,他的手機里來了新單。取餐點到點餐人的距離不遠,系統顯示大約700米,不過距離站點有近2公里。騎上電動車他趕忙出發,前面一個路口沒有紅綠燈,他的車速明顯慢了下來。后來他告訴記者,因為聽不到聲音,“我們眼睛要多看?!?/font>

  12:11 送餐

  同行問路,他來不及打字

  不到10分鐘,杜杰到達了取餐點——漢堡王恒大廣場購物中心店。

  柜臺前人不多。不像其他的騎手到了就大喊號碼,杜杰到后直接拿出手機,把App上的訂單號碼展示給營業員看,接著從對方手里接過一份打包好的餐食。這份訂單預計到達時間是12:11,他得趕快了。

  700米的路程不算遠,不過,因為是午餐高峰期,電梯一樓人很多。杜杰一手拿著外賣,另一只手不停劃亮屏幕。電梯每一層都有人上上下,眼看時間越來越近,杜杰的右手開始忙碌起來,他通過軟件消息框給點餐人留言:你好,你的外賣可能會晚到……

  好在外賣準時送到,和點餐的顧客沒有語言交流,杜杰只是給對方看了一下號碼,互相確認,接著轉身離開。一切都很自然,只是到樓下的時候一個同行“喊”住了他,對方向他問路,不過見杜杰支支吾吾沒說話,那個同行轉身走開了。

  “來不及在手機上打字和他說?!笔潞?,杜杰告訴記者。

  12:15 接單

  顧客來電接不接?這是個問題

  12:15,杜杰還沒有吃飯,新的訂單又來了。

  杜杰今年25歲,原來他有幾個朋友都是送外賣的,但是現在只有他還在做?!耙驗樗麄兏改赣X得不安全,怕出事?!睘槭裁催€要做?杜杰回答得很干脆:“為了賺錢,注意安全的話也沒什么問題?!彼f自己是個喜歡冒險的人,為了證明這個,他告訴記者,自己還去歡樂谷玩過驚險刺激的游戲。

  在成都,杜杰只有朋友,并無親人,“父母也會擔心我?!?/font>

  即使這樣,送餐對于杜杰來說,也不容易。站長陳萬毅估計,一個月會有3、4個客戶因為超時投訴杜杰。最讓杜杰頭疼的是,不時有顧客給他打電話詢問訂單,接還是不接,對他來說是個問題。最終杜杰還是沒接,掛了電話后,他會給對方發個信息,“告訴顧客我的身體情況和訂單狀況?!?/font>

  他每天30單左右的單子里,還有1/3會出現“短信通知不到”的情況。到了點餐人樓下時,杜杰會先打客戶的電話震動一下,然后再給對方發個信息。

  下午1點 午餐

  他的“小目標”:贍養父母,做小生意

  送完了這一單,下午一點左右,杜杰又回到了站點,午飯時間到了。杜杰見到了站長,和他比了一個“OK”的手勢。

  吃過午餐,記者和他用文字完成了采訪,一個轉身,杜杰出門騎上車又出去跑單了。按部就班的話,每天的外賣工作到晚上9點就可以收工。在站長陳萬毅的印象里,杜杰也和其他人一樣會加班,但是考慮到他的安全,站里最遲只會讓他加到11點,“遇上惡劣的天氣,更不會讓他上到太晚?!?/font>

  “也不是加班,沒事的時候,我也沒有其他事可做?!倍沤芙忉?。他說,自己想掙錢,“希望能贍養父親母親?!彼苍跀€錢,“以后攢夠了錢,和父母商量,做點小生意?!?/font>

  晚上7點 還在忙

  雖然業務受影響 但“心里激動得很”

  “正在送外賣?!蓖砩?點過,又是杜杰忙碌的時候。因為采訪,這天他跑的單數受到影響,“沒事?!彼貜陀浾??!澳銈儊聿稍L我,我很緊張,心里激動得很?!?/font>

  每天因為忙著送單,杜杰說,自己都已經忘了這天是“國際殘疾人日”。雖然今天單量不多,但是他還是準備到9點鐘就收工,他要和家里人視頻,把被采訪的事告訴家人。(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 彭亮 胡挺 實習生 李歡 攝影記者 王效)

編輯:劉亞宇

掃二維碼手機瀏覽及分享

官方微信

官方微博

蓓蕾花開

四川文明網版權所有
湖北11选5走势图查询 四肖中特期期准免费公开 百度湖北快三一定牛电脑版 上海十一选五五开奖结果今天 好运彩app下载 吉林快三走势遗漏一定牛 黑龙江6+1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股票app排行 天津快乐十分杀号 上市股票指数 江苏快三计划软件免费手机版